纳粹德军空降作战简史

2020-09-27    作者:李昭辉

点击:
A A

  译者注:本文原文刊载于2006年6月刊的美国《战略与战术》(Strategy & Tactics)杂志上,原作者是威廉•威尔士(William E. Welsh)。译文所配图片有改动。

正准备登机的德国伞兵
正准备登机的德国伞兵

背景概述

  1940年5月10日凌晨5点,在荷兰鹿特丹市市中心马斯河波涛汹涌的水面上,十几架水上飞机徐徐地滑行降落。不等飞机停稳,来自德军第22空降师的120名士兵就从水上飞机里蜂拥而出,爬上了他们带来的橡皮筏,并疯狂地划向河岸。他们的任务是突袭并拿下鹿特丹市马斯河上的四座桥梁——在这个春天的清晨,当德军对低地国家发起入侵时,占领桥梁被认为是封锁“荷兰要塞”(Fortress Holland,译者注:所谓“荷兰要塞”是指由鹿特丹、阿姆斯特丹、乌德勒支和海牙构成的一套完整防御体系)作战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

  入侵期间,德军空降部队的指挥官库尔特•斯徒登特(Kurt Student)中将特意决定在桥梁附近使用水上飞机,因为这些桥梁在建筑区域中的位置令进攻方无法使用降落伞或滑翔机,这就迫使斯徒登特将军及其参谋们想出创造性的方法来达成作战目标。在空降士兵上岸作战的同时,来自第7航空师的伞兵们正在跳伞,他们将进入马斯河南岸不远处的体育场。两支部队很快就在大桥上汇合了,并且面对荷兰步兵的坚决反击,这两支伞兵部队联手守住了大桥。

1940年德军对低地国家的伞降/空降突击作战态势简图
1940年德军对低地国家的伞降/空降突击作战态势简图

  打造精锐的空降部队是纳粹德国空军总司令赫尔曼•戈林的创意,这支力量也是纳粹德国在1940年和1941年间对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低地国家和巴尔干地区发动闪电战的必不可少的一部分。1933年希特勒上台后,任命戈林这位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的前王牌飞行员担任航空部长。此后不久,戈林注意到苏联军队开展了一次示范性质的伞兵攻击演习,于是他马上意识到德国必须建立自己的伞兵和空降部队。1936年,德国国防军开始在设在斯坦德机场(Stendal Airfield,距离柏林约1小时车程)的德国伞兵训练学校培养伞兵。

  德国空军空降作战的主力机型是Ju 52运输机,主力滑翔机型是由哥达(Gotha)飞机公司研制的DFS-230型滑翔机。由于伞兵必需通过飞机空投到战区,因此德国人决定将空降部队置于德国空军,而不是陆军的直接控制之下。在这种情况下,德军的伞兵和滑翔机部队组成了第7航空师;同时,陆军第22步兵师改编为第22空降师,即士兵通过搭乘运输机飞到被占领的机场上而投入作战。针对这些部队在进攻行动中将要扮演的角色,德国空军和陆军展开了辩论。德国空军倾向于使用空降部队对特殊目标进行“突击队”式的突袭,而陆军则倾向于将其作为主力部队攻击敌人的后方。在1940年,这两种方式都将得到成功的运用。

正在登上Ju 52运输机的德军伞兵
正在登上Ju 52运输机的德军伞兵

  德军的突击行动将从伞兵和滑翔机机降部队抢占关键目标(如桥梁和机场)开始。在伞兵和滑翔机机降部队占领了敌后的机场之后,再由运输机运载着空降部队投入战场,以加强和扩大空降部队的阵地。与此同时,一些空降部队接受过特殊训练,他们可以直接降落在敌人的防御工事上,并使用空心装药战斗部摧毁敌人的防御工事。

  负责监督组建德军空降部队的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的飞行员和飞行中队长库尔特•斯徒登特。出生在普鲁士的斯徒登特最初担任德国空军技术训练学校的校长,之后担任飞行装备测试中心的指挥官,最终,他于1938年被擢升为第7航空师的指挥官。虽然总是缺少装备和人手,但斯徒登特在接下来的三年中创造了奇迹,他让德国新生的空降部队做好了战斗准备,并在早期的“闪电战”中扮演了关键的角色。

相关阅读
推荐文章
回首页
电脑版 触屏版 网站地图
空军之翼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