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日前奏曲,法国铁路交通线大轰炸

2020-02-07    作者:李昭辉

点击:
A A

独特的了解

  1944年1月,泰德将祖克曼送回伦敦,参加秘密的“霸王行动”的计划工作,该行动的计划工作当时已经在位于英国伦敦诺福克旅馆内的盟军司令部的一个空房间中进行着了。英国皇家空军少将金斯敦-麦克劳夫里(E. J. Kingston-McCloughry)表示:“他(祖克曼)对北非和意大利的轰炸破坏情况有很独特的了解,这有时会使那些以为只有他们才知晓轰炸破坏的全部情况的人感到尴尬。”在祖克曼到达之前,金斯敦-麦克劳夫里就已经开始从事诺曼底登陆航空作战的计划制订工作了。

  在意大利战役期间,盟军在安齐奥海滩沿岸许多血腥的登陆受阻案例中吸取了不少教训,这使人们对航空作战计划的争论愈加激烈。1944年1月22日,盟军在德军战线以北的安齐奥地区登陆了。起初,盟军只遭遇了轻微的抵抗,部署在地中海战区的美国陆军航空队不断轰炸铁路交通线,这给人造成的印象是,铁路交通被阻断了,战场也是可以被封锁的。

在安齐奥滩头阵地上登陆的美军部队
在安齐奥滩头阵地上登陆的美军部队

  实际上,这些印象可谓是大错特错。战后,著名的海军历史学家塞缪尔•埃利奥特•莫里森写道:“陆军航空队报告说,他们的初步轰炸破坏了意大利中部的所有铁路和公路交通线,但他们并未做到这一切。”很快,14个轴心国师(最远的甚至来自南斯拉夫和法国南部)正在接近安齐奥海滩。1944年2月16日,德国陆军元帅阿尔伯特•凯瑟林发起了大规模的反击。相比于盟军10万人的登陆部队,德军的进攻兵力足足有12.5万人。

  凯瑟林的反击战几乎奏效,德军的两次反攻将战线的突出部深深地楔入了盟军控制的阵地上,但盟军却顽强地坚持了下来。总之,在猛烈的空袭和海军炮火的支援下,盟军成功地将德军赶了回去。

  对盟军而言,这是一次险象环生的战役。每个人都知道,在几个月后的诺曼底,同盟国方面必须做得更好才行。艾森豪威尔和泰德吸取了北非和意大利战事的教训,精心制订了复杂的进攻计划,并考虑到了这些早期战例揭示的德军反冲击和意外情况。

在安齐奥战役中,向盟军发起反冲击的德军
在安齐奥战役中,向盟军发起反冲击的德军

  首先,艾森豪威尔和泰德改变了优先事项。鉴于德军已经在诺曼底地区拥有了燃料和补给品,因此再针对这些进行打击就没有必要了。艾森豪威尔和泰德这次希望能阻断德军的铁路运输,迫使德军在公路上机动,这将使他们暴露在外并易受攻击:数以百计的盟军战斗机和轰炸机将在主要的高速公路上空飞行,从而对德军的部队调动进行及时且突然的空袭。这样做的目的是确保不会像凯瑟林那样,使隆美尔永远没有机会集中兵力,然后用在数量上占优势的部队发起反击。

  到1944年年初,法国的铁路系统已经成为成熟的打击目标。其遭受了德国四年的占领和年久失修的影响,投入却微乎其微,而且德国人已将三分之一的火车头和车皮车厢从法国撤走,用于欧洲其他地方。

  空袭铁路的目标是有选择性的。祖克曼计划的独特之处在于,其力图只打掉特定的高价值铁路枢纽和大型维修设施,以获得最大化的效果。泰德指出:“只有在特殊情况下,轰炸隧道或单独的铁路线才是有价值的。”这是因为修复铁轨是件很容易的事。此外,攻击正在铁路上运行的机车和车厢虽然也有价值,但既费时又危险。对桥梁等目标遵循的原则大致也是这样。

  最终的空袭计划确定了横跨法国、比利时和德国西部的铁路中心目标,最初的空袭将从1944年3月初开始。不过,很少有人像艾森豪威尔和泰德那样对打击铁路运输线的计划充满热情。当时间进入1944年2月和3月后,驻欧美军战略空中力量司令卡尔•“图伊”•斯帕茨中将担心,对运输系统的攻击不会让德军出动他们的战斗机,因为“我们坚信德国人将用他们的最后一架战斗机保卫石油资源”。

英国皇家空军中将亚瑟•泰德男爵(右)正与英国皇家空军元帅休•特伦查德在一起,旨在让艾森豪威尔支持他提出的轰炸铁路交通线的战役,而不是支持“图伊”•斯帕茨中将的以德国的石油供应为首要目标的作战计划。泰德的作战方案奏效了:德国的铁路交通运输几乎陷入了停滞
英国皇家空军中将亚瑟•泰德男爵(右)正与英国皇家空军元帅休•特伦查德在一起,旨在让艾森豪威尔支持他提出的轰炸铁路交通线的战役,而不是支持“图伊”•斯帕茨中将的以德国的石油供应为首要目标的作战计划。泰德的作战方案奏效了:德国的铁路交通运输几乎陷入了停滞

  艾森豪威尔深知手下的指挥官们的争议。他决心,不让这些人的争议妨碍他必须要做的两件事:指挥所有用于登陆作战的空中力量,以及立即开始打击交通运输线的计划。艾森豪威尔是如此地坚决,以至于他在1944年3月22日写道,如果在三天的会议中未能达成令人满意的妥协,那么他将“采取严厉的行动,并通知参谋长联席会议,除非此事立刻得到解决,否则他将从指挥岗位上请辞”。

  在那个紧张的时期,艾森豪威尔面临着许多问题,但只有在这个问题上他扬言要辞职。当那场事关重大的会议召开时,艾森豪威尔让泰德担任第一个发言的人。泰德提出了一个方案,主张将所有的空中力量划拨给同盟国远征军最高司令部,并发起针对法国交通运输系统的战役。斯帕茨将军针锋相对地提出了轰炸石油系统的计划,他的观点是,在任何可见的时间范围内,攻击铁路场站和编组站都不会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艾森豪威尔对空袭石油系统的计划没有异议,但他坚持铁路目标必须放在第一位。德军在西线已经有12个装甲师,艾森豪威尔提醒各位将领,整个登陆计划的成功“取决于(敌人的抵抗兵力)不超过12个装甲师”,其中3个还靠近登陆区部署。

  从1944年4月开始的空袭可能会降低德军方面的整体效率,“吞噬”铁路交通线,并给整个系统造成压力。对艾森豪威尔来说,推迟一个装甲师的到来是值得的。他甚至承认,无论将交通运输量降低多少,哪怕非常小,都将证明打击交通运输线的计划是合理的。

被美军第9航空队摧毁的铁路桥和火车头
被美军第9航空队摧毁的铁路桥和火车头

  艾森豪威尔最终说服军事指挥官接受了自己的观点,他的下一个障碍是英国首相温斯顿•丘吉尔。丘吉尔曾担任过英国的海军大臣,以深入研究战争的细节而闻名。他经常就战后的结果发表意见,对艾森豪威尔轰炸铁路线的计划也不例外。丘吉尔对冒险开展这样一个让大量法国人的生活受到威胁的作战计划持反对态度,他警告说,这有可能使战后的法国投入苏联的怀抱。

  最终,丘吉尔同意了这一计划。不过,即使在盟军小心翼翼地进行了轰炸之后,丘吉尔仍继续抱怨轰炸的附带伤害。必须继续让丘吉尔坚定信心,艾森豪威尔在1944年4月22日对丘吉尔说:“我们永远不会忘记,导致决定开展‘霸王行动’的基本因素之一是,我们压倒性的空中力量才使得这项有可能被认为是非常危险——起码也不是万无一失——的行动变得切实可行。”

  当丘吉尔在1944年5月份再次动摇时,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亲自表态了,他告诉丘吉尔说,尽管随之而来的平民伤亡是令人遗憾的,但他是美国领导人,无法限制他的指挥官们为“霸王行动”的成功去做任何事情。法国人也没有在该计划面前表现出畏缩情绪。泰德说,法国的铁路工作人员通过抵抗组织和情报网络,迅速将轰炸损坏的评估报告传回。艾森豪威尔指出:“没有谁比法国人更希望这一行动取得成功的了。”

1944年9月,B-17轰炸机空袭了德国慕尼黑地区的铁路编组站之后,一股滚滚升起的巨大烟雾掩盖了地面上的景象
1944年9月,B-17轰炸机空袭了德国慕尼黑地区的铁路编组站之后,一股滚滚升起的巨大烟雾掩盖了地面上的景象

  到此时为止,针对铁路线的密集轰炸已在进行之中。从艾森豪威尔于4月17日发出相关指示开始,同盟国空军便将铁路枢纽的优先权放到了第二位。当然了,与往常一样,德国空军始终是排在第一位的目标。美军第9航空队、第12航空队和英国皇家空军轰炸机司令部攻击了铁路线等目标。斯帕茨将军于4月19日将第8航空队投入战斗,第15航空队则作为补充力量。到1944年4月底,法国、比利时和德国境内的铁路目标已经遭受了3万多吨盟军炸弹的蹂躏。

  德军方面立即感受到了这次轰炸作战的影响。在场站中挤满了长长的火车车厢,却无法上路行驶。冯•伦德施泰特元帅从大西洋壁垒的防御工事中抽调了1.8万名劳工,并让他们从事铁路修复工作。

相关阅读
推荐文章
回首页
电脑版 触屏版 网站地图
空军之翼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