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日前奏曲,法国铁路交通线大轰炸

2020-02-07    作者:李昭辉

点击:
A A

  译者注:本文原文发表在2007年8月刊的美国《空军》(AIR FORCE Magazine)杂志上,原作者是美国列克星敦研究所(Lexington Institute)的资深研究员、美国国际和战略关系独立研究所(IRIS)的总裁瑞贝卡•格兰特(Rebecca Grant)。瑞贝卡•格兰特同时也是美国空军协会(AFA)下属的米切尔研究所(Mitchell Institute)的总裁。译文所配图片有改动。

  “隆美尔不被允许在诺曼底地区集结部队。艾森豪威尔赌了一把,他赌赢了。”

背景概述

  “停止英美轰炸机对德国战略目标的空袭……将这些飞机转为空袭纳粹占领下我们的盟友法国境内的铁路和桥梁……在此过程中,可接受的法国人伤亡数量多达16万……”

  1944年春,欧洲盟军最高司令部司令德怀特•艾森豪威尔上将决定这样做。就其后果而言,艾森豪威尔的上述决定堪称是史诗级别的。除了杜鲁门决心核击广岛,在关于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空战决策中,没有哪个像艾森豪威尔在1944年6月6日盟军登陆诺曼底之前空袭法国铁路系统的决定那样复杂,或者说引发了如此多的争议。

诺曼底登陆的成功取决于通过切断公路和铁路交通线来阻止德军发动反击。上图所示为盟军轰炸机在法国土伦附近的罗纳河畔炸断的一座桥梁
诺曼底登陆的成功取决于通过切断公路和铁路交通线来阻止德军发动反击。上图所示为盟军轰炸机在法国土伦附近的罗纳河畔炸断的一座桥梁

  盟军的高级领导人称其为“(打击)运输线的计划”。由于攻击方和防御方都在与时间赛跑,因此诺曼底登陆的结果取决于该计划的实施情况。当盟军横跨英吉利海峡登陆法国之后,绰号“沙漠之狐”的纳粹德国陆军元帅埃尔温•隆美尔正在等着他们。希特勒亲自下令让隆美尔指挥“B”集团军群,旨在当盟军设法将部队送上岸时让德军将他们赶回海中。

  在与东线的苏军鏖战了多年之后,德军在西线仅有59个师,这些部队中许多官兵的素质较低,但其中也有少数部队(尤其是装甲师)里充斥着来自东部前线的老兵,他们的战斗力令人恐惧。这些人是德军能够取得胜利的关键。不过,当时德军的部队分散在法国各地,隆美尔别无选择,只能用他最精锐的部队快速反击遭遇的一切情况。

  与普遍的看法相反,艾森豪威尔认为将他的部队送上岸没有问题,甚至就连德军将领也承认这一点是可以办到的。西线德军总司令,也是隆美尔的顶头上司是卡尔•鲁道夫•格尔德•冯•伦德施泰特陆军元帅,他表示,德国宣传的所谓“坚不可摧”的大西洋壁垒防御工事“纯粹是在骗人”。

  真正的考验将随着隆美尔的反击而开始,艾森豪威尔希望在这一切开始之前就将其阻止。在这一点上,空中力量是关键。艾森豪威尔在诺曼底登陆的整个前提都要求打败德国空军,然后利用盟军的空中力量来切断交通运输线,以便使隆美尔无法迅速调兵并让德军部队进入阵地抵抗盟军的登陆力量。

一大群美军第8航空队的B-17轰炸机正在飞向目标。“飞行堡垒”通过空袭德国境内的铁路编组站和封锁其他目标来达到阻断德军向前方输送燃料和其他补给品的目的
一大群美军第8航空队的B-17轰炸机正在飞向目标。“飞行堡垒”通过空袭德国境内的铁路编组站和封锁其他目标来达到阻断德军向前方输送燃料和其他补给品的目的

  艾森豪威尔和他的副手、英国皇家空军中将亚瑟•泰德男爵制订了计划,盟军的战斗机和轰炸机将把从陆路驶向诺曼底地区的德军驱逐出去。当然了,在希特勒下令允许他的将军们集中兵力抵抗登陆之前,这些部队不会出动。这样一来,德军必然会迅速采取行动,同盟国方面的反应时间肯定也会受到限制。

  自1943年2月以来,盟军在欧洲的空中攻势一直集中在打倒德国空军上,取得制空权仍然是每个人的首要目标。然而,随着1944年的到来,新的问题出现了:为了确保诺曼底登陆的成功,空中力量在登陆部队上岸之前还能做什么?一位名叫索利•祖克曼(Solly Zuckerman)的人提出了其攻击法国铁路系统的计划。

  祖克曼看上去不太像是位空中力量规划人员。一位与他同时代的人将他描述为是“一个穿着不起眼的粗花呢西装的神秘小人物”。1943年,这位时年39岁、出生在南非的牛津大学动物学教授以其《猴子和类人猿的社会生活》(The Social Life of Monkeys and Apes)一书而出名。包括英国皇家空军中将阿瑟•哈里斯在内的很多人都对祖克曼不太感冒,他们嘲笑后者是“一位平民教授,其在和平时期的工作重点是研究高等猿猴的性畸变”。

索利•祖克曼教授,照片摄于1943年的北非托布鲁克战役期间
索利•祖克曼教授,照片摄于1943年的北非托布鲁克战役期间

  亚瑟•泰德男爵则有不同的看法,他在祖克曼的详细分析中看到后者是有真正的见识的。祖克曼接受过解剖学训练,这使他获益匪浅。祖克曼先是与同事合作,评估了伦敦遭受空袭的人员伤亡情况;然后前往北非,着手评估了那里的空中作战情况。在北非,他赢得了泰德这位在剑桥大学接受过教育的空军将领的信任和友谊,因为他们二人通过晦涩难懂的历史讨论而成为了挚友。

  接下来,祖克曼协助泰德准备并实施了对重要岛屿潘泰莱里亚岛(Pantelleria)上纵横交错的铁路和公路交通线的协同攻击,为盟军在1943年中期登陆西西里岛做好了准备。尽管祖克曼有教授的怪癖,但泰德对他的知识和判断力充满了信心,并充分利用了祖克曼的知识和判断力。

相关阅读
推荐文章
回首页
电脑版 触屏版 网站地图
空军之翼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