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用飞机涂装的艺术

2020-02-11    作者:Armstrong

点击:
A A

  当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德国王牌飞行员冯·里希特霍芬男爵驾驶著名的红色“信天翁”D.III双翼机和福克Dr.1三翼机在西线上空游荡时,他成为了天空中最显眼的目标。

红男爵福克Dr.1三翼机复刻版
红男爵福克Dr.1三翼机复刻版

  “红男爵”此举是希望通过在战场上彰显自己的存在来恐吓对手,并提高己方飞行员的士气。他在自传中写道:“无论出于何种原因,有一天我突发奇想将座机漆成耀眼的红色,结果每个人都不禁被它吸引”。

  尽管这位德国头号王牌不怕被人发现,但一战中大多数飞行员都渴望通过避免被对手发现来求得生存。他们未被发现的时间越长,作战优势就越大,也就越有可能避免被击落生存下来,而这直接推动了军用飞机涂装科学的发展。

德军一战时期发展的菱形迷彩
德军一战时期发展的菱形迷彩

隐藏在背景中

  军用飞机涂装的基本知识在一战期间以科学的方式建立起来,以帮助飞机远离敌人视线。对飞行员来说,最显而易见的道理是当你仰望天空时,浅蓝色或灰色涂装的飞机比黑色或深色飞机更难以发现。俯视地面时,你又很难发现绿色或棕色的飞机。所以当时大多数军用飞机的下表面被漆成浅色,上表面被漆成棕色或绿色。

  但同样显而易见的是,必须找到某种方法来帮助战机飞行员和高炮射手来确定敌我。在瞬息万变的狗斗中,飞行员根本没时间来根据识别指南来确定对方敌我,所以军用飞机开始使用尺寸越来越大的国籍标志和机徽来轻松分辨敌我。

大尺寸机徽使一战时期的空战看起来像空中马戏团
大尺寸机徽使一战时期的空战看起来像空中马戏团

  尽管科学家参与了军用飞机涂装的设计,但常常出现因高级指挥官个人喜好而采用非标准涂装方案的事情,这对于远离办公桌官僚的空军部队来说是一种无法抗拒的诱惑,于是一战中也出现许多未经授权的涂装方案。军用飞机的涂装无法使飞机不被看见,只是能短暂混淆目击者视线。如果对方飞行员在几秒钟的短暂时间里无法专注观察敌机,就可能搞不清对方动向,最终导致敌机在钻入云层逃脱或杀个回马枪。

  科学家通过测量人类眼睛的反应,发现涂装的伪装效果受到目标距离和速度的影响。他们通过研究光线在各种条件下的反射方式,发现某些颜色在与背景融合方面更加出色。例如在某些光照条件下,浅鲑红能比黄色或棕色更好地融入沙漠环境中,此外两种或两种以上颜色混合在一起的不规则迷彩图案也提高了伪装效果。

浅鲑红最终演变成英国空军著名的沙漠粉涂装
浅鲑红最终演变成英国空军著名的沙漠粉涂装

  涂装在远距离上就无关紧要了,因为高速飞机在明亮天空背景下只会呈现出黑色形状,这意味着对于没打算低空作战或只使用远程防区外武器的战机来说,其涂装颜色在很大程度上与目视伪装无关。但对于低空低速飞行器来说,如直升机和近离空中支援攻击机,与背景的融合是重中之重,尤其是从上方观察时。

  随着飞机技术和制造工艺在上世纪20-30年代的迅速发展,当第一架全金属结构飞机出现时,在油漆使用上已经与一战时期的木制蒙皮和蒙布飞机有了很大不同。设计师开始意识到油漆很重,并且随着飞机尺寸在30年代变得越来越大,油漆会增加可观重量。此外喷漆工序还需要花费好几天时间等待干燥,这进一步增加了制造工时和成本,不均匀喷涂的油漆甚至会影响到飞机的重心和稳定性,因此裸露金属蒙皮逐渐成为时尚。

30年代的无涂装C-39(DC-2)运输机
30年代的无涂装C-39(DC-2)运输机

相关阅读
推荐文章
回首页
电脑版 触屏版 网站地图
空军之翼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