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不久远,YF-23落败记

2021-03-19    作者:Armstrong

点击:
A A

双重麻烦

  诺斯罗普两边下注,着手制造两架YF-23原型机,其中PAV-1安装普惠发动机,而PAV-2则安装通用电气发动机。

YF-23三面图
YF-23三面图

  超音速巡航要求非常重要,在延长超音速飞行时间的同时保持良好燃油消耗率,这对于飞机设计师来说无疑是个重大挑战。

  五角大楼又提出了另一个难题,希望ATF能够降落在610米长的跑道上。这就意味着发动机需要集成笨重的反推装置,同时还要保持轻巧流线。设计团队为此不得不向五角大楼办公室的官员们解释了材料和工程技术上的限制,随意在1987年,ATF的降落滑跑距离要求被延长到915米,不再需要反推,这意味着发动机舱可以做得更小。当然YF-23的发动机舱并未重新设计。

F-23A生产型(红线)和YF-23的线图对比,可以看到发动机舱明显缩小
F-23A生产型(红线)和YF-23的线图对比,可以看到发动机舱明显缩小

  通用电气和普惠分别为ATF研制了YF120和YF119涡扇发动机,使这种双发战斗机在海平面能产生31.75吨推力。在最大速度时这些发动机能发出40000马力功率,相当于现在的62辆保时捷911 Turbo!

  即使没有加力燃烧室,这些发动机也产生了高达上千摄氏度的排气温度,对于红外制导导弹来说就像巨大的霓虹灯靶心。

普惠YF119(YF-22)
普惠YF119(YF-22)

GE YF120(YF-23)
GE YF120(YF-23)

  为了掩盖这种高度可见的热信号,诺斯罗普工程师在YF-23的后机身设置了喷气沟槽,并在沟槽中衬上了带冷却系统的散热砖以降低喷气温度,类似于航天飞机耐热转。当然这意味着该机与竞争对手YF-22不同,没有推力矢量功能。诺斯罗普认为ATF的红外隐身比推力矢量更重要。

YF-23的尾喷管
YF-23的尾喷管

  诺斯罗普还选择了低阻机翼设计,使YF-23在高速巡航和燃油经济性上受益,只是损害了机动性,这种菱形机翼还赋予了YF-23的标志性轮廓。

YF-23的菱形机翼
YF-23的菱形机翼

相关阅读
推荐文章
回首页
电脑版 触屏版 网站地图
空军之翼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