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行员报告:在F/A-18“大黄蜂”战斗机上飞行和战斗(下)

2021-03-06    作者:路易斯·冈德拉赫

点击:
A A

对抗F-16的最佳战术是什么?最糟糕的呢?

  在我整个职业生涯中,曾多次与F-16对抗,我认为它是第四代战斗机中最难被击败的。F-16很小,推力很大,9G转弯令人非常印象深刻。与F/A-18C相比,F-16具有转弯速率优势和更好的推力。F/A-18C的转弯半径更小,并能以比F-16更大的迎角(AOA)飞行。对抗F-16的最佳方法是单环战斗,通常是垂直方向。用“大黄蜂”的机鼻首先指向对方,尽量获得导弹或机炮的先敌射击机会。获胜关键是迫使F-16对“大黄蜂”做出反应,使其消耗能量把速度降下来。低速下,F/A-18的大迎角优势意味着我可轻松将机鼻指向对方获得射击机会。对抗F-16最糟糕的战术是水平进行的双环战斗,F-16的9G转弯能力和出色推力可为它带来更好的转弯速率,让F-16绕晕“大黄蜂”。如果F/A-18试图与F-16比转弯,那就会损失能量,让转弯速率始终低于F-16。

  所有战斗机都一样,大部分战斗能力的发挥取决于飞行员技能。如果F-16有外挂物,该机的性能会像“大黄蜂”一样受损。由经验丰富飞行员驾驶的干净“蝰蛇”(F-16)是一头真正的野兽,与其战斗总是很艰难。卢克空军基地的一个空军后备中队拥有大量经验丰富的老飞行员,所有人在“蝰蛇”上都至少积累了1000小时飞行时间。他们总是飞外形干净的“蝰蛇”,对于F/A-18C来说是真艰难的战斗,因为“大黄蜂”总要至少挂一个外部副油箱和两个挂架。这个后备中队也会去基韦斯特,据我的观察和经验,在纯粹视距内战斗中,干净的“大黄蜂”比干净的“蝰蛇”表现更好。我认为卢克后备中队的F-16飞行员是我遇到过的最难对付的。

008.jpg

对抗F-15C的最佳战术是什么?最糟糕的呢?

  我没有与美国空军的F-15C进行过纯粹的1对1狗斗,我们总是会在超视距(BVR)战斗中与F-15C对抗,这种战斗最终可能演化成多机视距内空战。在视距内,F-15C的大尺寸使其会被所有土匪(假想敌机)轻松目视发现并保持态势感知(SA)。我记得自己在多次交战中能暂时抛开我面前的F-15,转向另一架并完成射击,因为我能在面对多架F-15的同时保持态势感知。

  据我的经验,与F-15战斗的最糟糕战术是尝试将交战高度提高到12200米。拥有大机翼和大型发动机的“鹰”在这种高度上的转弯毫无问题,但只有小机翼和小型发动机的F/A-18C在此高度下却很笨拙。在我还是一名新手时,在日本冲绳嘉手纳空军基地的一次战斗中与两架“老鹰”在12200米以上高度交汇,我转弯穿过外侧F-15尾后,但很快发现我的转弯速度在这种高度上很迟钝,而且正在迅速消耗能量。F-15在这种高度能保持相当好的转弯速度,我很快就只能俯冲进入防御状态。

  我确实与日本航空自卫队(JASDF)的F-15J进行了许多1v1战斗,以单环垂直机动对付日本F-15飞行员非常有效。通常当我爬到最高点时就能完成对F-15J的射击,然后可以转入进攻性BFM继续压迫“老鹰”。

009.jpg

与英国空军“狂风”对抗的感觉如何?

  我对抗过“狂风”GR1对地攻击型。我们进行的大多数飞行都是与许多不同类型飞机进行大规模交战,在一次演习中,“狂风”执行的是打击任务,我在视距内获得了向一架“狂风”射击的机会,它试图抵抗。该机的转弯性能没有那么犀利,不过这是满载副油箱和炸弹的“狂风”对地攻击型,空对空不是他们的任务,大量挂载也不利于机动。

010.jpg

哪国空军给你留下的印象最深刻?

  英国和澳大利亚飞行员与美国飞行员差别不大,只是口音很有趣。他们的专业精神和准备细致水平与我们差不多。我与从卢克空军基地起飞的新加坡空军F-16进行过两次DACT空战,新加坡飞行员的战术和激进飞行与美国空军F-16飞行员差不多。

在真实世界中,你是否有信心战胜“侧卫”?

  是的,尤其是15至20年前。我们拥有更好的AIM-120 AMRAAM中距弹,当时苏-27的武器系统很逊色,也许只有电子战系统尚可一战。我感到自信的一大原因是训练。现在的“侧卫”及其武器已经相对苏-27早期型有了大幅改进,更加致命,但空战的胜败仍然取决于飞行员及其训练。一位著名的逝者(红男爵)曾经说过:“成功取决于坐在其中的人。”

011.jpg

相关阅读
推荐文章
回首页
电脑版 触屏版 网站地图
空军之翼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