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大猫,海湾战争中的法国“美洲虎”攻击机(上)

2021-02-09    作者:Armstrong

点击:
A A

“飞毛腿”警报

  1991年1月17日星期日,联军最后通牒到期后24小时。凌晨1点后不久,凄厉的警报在阿哈萨机场响起,这个“飞毛腿”弹道导弹的警报惊醒了每个人,立即起身朝掩体跑去。再往北,美国空军的F-117隐身战斗机开始轰炸巴格达,战争已经开始了!

  那天晚上的第一次警报之后,人们在掩体内呆了将近90分钟。然后,地勤们在混乱中直奔停机坪,为“美洲虎”的首次任务做准备。大约在凌晨3点,他们首先为飞机挂载了副油箱,然后是空空导弹和照明弹,最后再在翼下挂载炸弹。整个过程花了很长时间,因为被连续几次“飞毛腿”警报打断,每次都要大约损失20分钟。

  “美洲虎”的弹药是根据目标性质选定的,227千克高阻炸弹将用于对付软皮机库,怀疑容纳有飞机或“飞毛腿”的硬化机堡将受到“白鲸”(Belouga)集束炸弹的攻击。“白鲸”内置数百枚子弹药,会散布于地面并在不同时间内随机爆炸,虽不能直接摧毁机堡,但能有效防止人员进入这些建筑物。法国空军没有派几架具有GBU-12激光制导炸弹投掷能力的“美洲虎”参加首次任务,这些飞机被保留用于后续任务。

挂载227千克高阻炸弹的“美洲虎”
挂载227千克高阻炸弹的“美洲虎”

化武威胁

  和参加海湾战争的所有其他国家军队一样,法国人也生活在化学武器的威胁之下,化武威胁是驻科威特法国军人遭受的切实威胁,尤其在战争初期。在空中作战的五周时间里,“美洲虎”分队经受了近80次“飞毛腿”警报,每次来袭的导弹都可能携带化学弹头。每天晚上被警报惊醒后,法国军人都要穿上累赘的核生化防护服,然后狂奔其掩体。每个人都有一套T3P防护服,带面罩和内外层手套,外加巨大的阿托品注射器。

法军制式防化服
法军制式防化服

  飞行员防护服和地勤人员的一样不舒适,专为欧洲中部的核大战而设计,前端透明的头罩包裹着飞行员的头部和头盔。一名飞行员说:“你可以在头罩内转动头部,但头罩几乎不动,因此视野仅限于狭窄的前方区域。”他补充说:“没有人会想在空中穿这套防化服。”为了降低吸入有毒颗粒的风险,飞行员需要关闭了座舱空调,此时的座舱会非常闷热。飞行员也要带着自己的阿托品注射器起飞,如果需要的话他们会给自己的大腿注射,这对于飞行员而言是一个复杂的动作,他们被绑在座位上,还穿着抗荷服。

法军飞行员防化服
法军飞行员防化服

  飞机在作战中也有受到化学污染的危险。在一次行动中,一架“美洲虎”轰炸机了一个疑似储存化学武器的地点后返回阿哈萨。由于该机可能遭受污染,所以作为安全措施,它被停放在停机坪尽头的偏远位置,接受一个防化小组的检查。

马蜂窝

  熬过了一夜的不安之后,飞行员们在清晨6点参加了最后的简报。一个小时后,12架“美洲虎”以两个6机盒形编队起飞,呼号分别从“朱庇特1”到“朱庇特12”。一名“美洲虎”飞行员回忆道:“起飞后约40分钟的第一次空中加油对我们来说是一次冒险。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四架波音加油机正飞行在不同高度上。当我们找到它们时,它们正在转弯,我们没有时间浪费,不得不跟随转弯,而我们以前从未做过满载炸弹的空中加油。”

编队飞行的“美洲虎”
编队飞行的“美洲虎”

  与加油机脱离后,“美洲虎”贴地飞行并扔掉机腹副油箱以降低阻力。8点45分,第一个盒形编队进入科威特。一名飞行员说:“在第一次任务中,12架飞机扔掉了12个副油箱,我们在第二次任务中也这么做,然后被告知要停止抛弃 油箱,因为副油箱库存很快就不足了。”“美洲虎”转移到中等高度作战后不久,副油箱导致阻力损失也随之降低。

相关阅读
推荐文章
回首页
电脑版 触屏版 网站地图
空军之翼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