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35怎么样?——来自飞行员们的评价

2019-12-06    作者:李昭辉

点击:
A A

  译者注:本文原文发表在美国史密森学会出版的2019年4/5月刊的《空天》(AIR & SPACE)杂志上,原作者是琳达•谢纳(Linda Shiner)。译文所配图片有改动。

  F-35战机将面对其最关键的一次考验:对这款世界上最先进的战斗机,飞行员们将作何评价?

2016年8月5日,数百人参加了在希尔空军基地举行的宣布F-35具备了初始作战能力的仪式
2016年8月5日,数百人参加了在希尔空军基地举行的宣布F-35具备了初始作战能力的仪式

  在我(译者注:指原文作者琳达•谢纳,下同)对F-35飞行员的采访中,反复听到的一个词是“生存能力”。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F-35战机要想从其主要任务——突防敌人精密复杂的防空系统,并发现威胁且让其“失能”——中生存下来,就需要让这款第五代战斗机具备以下特点:隐身性,以及一系列令人惊叹的无源和有源传感器为飞行员提供信息。F-35可以在足够远的距离上“看到”威胁来自何方(前方、后方或机身下方),提前规避威胁或将其毁伤。面对多种威胁,机载传感器组件可以提供如何一一应对的先后顺序。

F-35B的光电瞄准系统(EOTS)视窗
F-35B的光电瞄准系统(EOTS)视窗

  2018年9月,美军部队首次将这些能力应用到了战斗之中。当时,美国海军陆战队的F-35B空袭了阿富汗境内的塔利班组织。值得一提的是,五个月之前,以色列空军首次将F-35投入了实战。已经有装备不同军种的360多架“闪电”——空军的F-35A、海军陆战队的短距起飞/垂直降落型F-35B以及航母舰载型F-35C——被交付至美国的16个航空基地和其他7个国家。这些里程碑性质的事件并不是一蹴而就的:F-35项目的种种困难及其成本(研发和采购费用高达4060亿美元)曾被大肆报道过。不过,现在F-35却掌握在对其性能最有发言权的一群“评委”手中,那就是飞行员们。我曾与八位F-35飞行员交流过他们的体验,其中既有为飞机研发做出过贡献的试飞员,也有现役飞行员。在这里,我把他们自己的话呈现给大家,这就是他们的回答。

“闪电Ⅱ”的海军版F-35C,其机翼比空军的A型和海军陆战队的B型都要大,还具有可折叠的翼尖和更坚固的起落架——所有这些都是在航母上使用所必需的。图中的这两架F-35C正在加利福尼亚州的勒莫尔(Lemoore)海军航空站与第147打击战斗机中队一起飞行
“闪电Ⅱ”的海军版F-35C,其机翼比空军的A型和海军陆战队的B型都要大,还具有可折叠的翼尖和更坚固的起落架——所有这些都是在航母上使用所必需的。图中的这两架F-35C正在加利福尼亚州的勒莫尔(Lemoore)海军航空站与第147打击战斗机中队一起飞行

(一)比利•弗林(Billie Flynn),实验测试飞行员,在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担任试飞员超过15年,在2017年的巴黎航展上首次驾驶F-35进行了飞行表演。

比利•弗林与F-35战机的合影
比利•弗林与F-35战机的合影

  四年来,所有的人都在谈论,我们是如何在与有着四十多年历史的F-16战斗机的对抗中失利的(译者注:2015年7月,据美国军事网站“War is Boring”报道,F-35“闪电Ⅱ”联合打击战斗机在最近的一次空战测试中被一架F-16击败)。巴黎航展是我们首次向世人展示这架飞机究竟可以做些什么。F-35使用的发动机是世界上推力最大的战斗机发动机,所以在起飞时我可以拉起机头向上直插蓝天。F-22“猛禽”战斗机是航展上的宠儿,因为它具有超机动性:它有推力矢量,它可以通过偏转折流板来控制发动机喷流的方向,它可以做“落叶飘”机动。我在F-35上也做了同样的事情——没用推力矢量。我拉起机头垂直爬升,当飞机越过最高点后,像直升机一样打着转儿地下降。蹬舵转弯(即“落叶飘”,通过对方向舵的掌控来实现)终结了关于F-35在狗斗中将表现如何的争论。

在巴黎航展上做“落叶飘”机动的F-35A战斗机
在巴黎航展上做“落叶飘”机动的F-35A战斗机

相关阅读
推荐文章
回首页
电脑版 触屏版 网站地图
空军之翼版权所有